所在位置:首页>>正文

张小泉的眼泪

发布日期:2016-03-22 15:28:17 作者:褚备之 学校:浮山路小学 班级:五年级一班

少年张小泉被通知要搬迁到外省很远的地方,也许,再也不能回家乡了。
张小泉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悲伤,他望着村里经常走过的路,望着居住了十几年的低矮土房,望着远处光秃秃的黄土高原,留下了眼泪。泪被干燥的风一吹,很快就干了,在脸上留下白色的痕迹,就像村里土地上经常出现的盐渍。
十二岁的小泉,生活在甘肃农村。很早以前,那里森林被砍伐,导致水土流失严重;又过度放牧,现在连草都不长成了世界上严重缺水的地区之一。
小泉的记忆里,只记得小时候母亲用毛巾沾水,为他擦过一次澡。而这十二年的唯一一次擦澡,竟然还是用的一两咸水。
家人起名叫张小泉,是因为太希望能喝到一口干净的水了,他们每天能洗上一把脸,都变成了奢望。
小泉的父母,早在他四岁时就外出打工:“这里太缺水,麦子都种不上。”
“因为森林砍伐,因为过度用水,这里严重缺水,不适合人们再居住下去了。”政府工作人员说,“你们要集体搬迁,国家已经为你们找到了新的住处。”可张小泉不愿意离开这个村子,他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成长,生活了整整十二年!如今要搬到他根本就没听说过的地方去,他割舍不下!
小泉闭着眼沉思,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红花绿草:未来的家乡,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儿,长着茂密的小草。春天来临,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场绵绵细雨,雨后,蝴蝶翩翩起舞,。自己和妹妹打着伞,赤着脚,在水花里玩耍,去树林里捉迷藏……
“上古时期,中国发了一次大洪水。”
突然,小泉的幻想被妹妹的朗读声打断,眼前出现的还是一片漫漫黄沙。水?哪里有水呢?小泉见过最多的水就是十几里外全村人挑水的那个小咸水洼。他每天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去那个小咸水洼去挑水,有时排一天队都不一定能挑的到!
“砍伐了森林就没有水了,那我可以种树呀!听说以色列人在沙漠里用滴灌技术种水果,那我也可以来种蔬菜、种花草呀!我再长大一些,就回来,发动所有人种树、种草, 让水再回到我们的家乡!”张小泉心里默念着,“也许,未来的家乡也会变成锦绣江南!”他心里升起了希望。
幻想还是幻想,搬迁的日子到了。
张小泉蹲在地上哭了,悲悲戚戚地。他的心像是被刺上了一道口子,剧烈的疼痛着,眼角垂下了两滴泪。他实在没有水可以化成眼泪了,他喝的水实在是太少了。
这或许也是这个村子的最后两滴水了......

给本文打分,你想送TA几朵小红花共得到40朵小红花

小记者登录

用户名:

密  码:

名师点评

史玉峤, 男,1963年生,1984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,1995年评为副教授。致力于秘书学、应用写作、跨文化沟通、辅助管理学等领域的研究。为新中国第一套秘书学教材<现代文秘丛书>(现更名为《高校文秘教材》,已出11种)的总主编。中央电大全国通编《普通秘书学》、自学考试全国通编<秘书实务>三位作者之一。

活跃小记者

更多

王泽禹

学校:四方实验小学

孙钰

学校:无棣四路小学

最棒小记者

学校:无棣四路小学